第69章庄公十九年(1)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熊赀的死亡很不光彩,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结果现在不但还未从死亡中回过神来多久就要被妻子指责(),甚至连齐国国君都对他口出讥嘲之言。

然而他却并没有反驳的余地?()_[((),因为那的确是他生前最后一段时光,因为他的妻子确实是曾是息君之妻。唯独……

“兄弟相残?”这一点是他没有想到的,虽然楚国历史上并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事情,但熊赀没想到竟会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——他们甚至是同母兄弟!

连并非同母的兄弟都能齐心协力……

息妫此时却伸手抚摸他的脸庞:“胜者决定败者的下场,向来如此不是吗?这种事情,我早已经接受了。”

在场之人无不怀疑,这生前经历坎坷的女子意有所指。

熊赀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,懊丧在他心头蔓延。比起在心荡时已经对亡于征途有所预感的父王,他在最后一战出兵御敌前并没想过那么多。

夫人嫁与他甚至不到十年,儿子们虽已知事,但距离能够亲政的二十岁还太过遥远。陈国无力,夫人又并非经过正式婚仪嫁入楚国,若想摄政难保不被宗族掣肘。若也有人如晋国一般生出小宗篡位之心……

他自认一生为楚国尽心尽力,却并没能安排好身后之事。若因此使得楚国再度落入糟糕的境地,他便是一族的罪人。

【楚文王御巴的战斗失败了,但这其实不算什么。毕竟百战百胜的那是战神,而能善终的战神可太少了,换言之如果一位战神一辈子都在南征北战,那很难说会不会出现一场意外导致他晚节不保。】

【关于这个问题还可以举一个类似的例子,所谓“君臣相得”。君臣相得的君臣,如果活得足够长,长到君晚年变得乏力多疑,长到臣已经手握重权封无可封,他们还有可能君臣相得吗?】

【当然,这都只是假设,这些假设永远都不会发生,所以他们就是君臣相得。好吧只是想说人的一生中本来就是什么都可能发生的,这似乎已经离题太远了。回到楚文王,他的道德虽然很有点瑕疵,但一生几乎都算顺遂,直到这最后的终局。】

【战败之后的楚文王灰溜溜地返程了,然而此时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——他被掌管城门的大阍挡在了城门之外。】

【多稀奇哪,城门的守将居然能将自己打了败仗的君王拒之门外,而旁人居然也没有阻止他。楚文王自己也接受了这件事,转而又去攻打黄国,并且成功挫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: 什么?奥特曼是终身制的? 无限邮差 复仇者联盟极地银狼 末世生存很难吗? 辞职后,才发现平行世界好多美女 三国志战略版之零氪玩家 NBA:我有3没D,还不会运球 诸天之我是传奇 赵成坤诡异录 我们只是妖怪 穿越之重返高中时代 崩坏,前文明的逐火者 网游:我的毒能屠神 网游神豪,只是多氪了亿点而已 易极之末日空间 一心打排球的我,被迫成了万人迷 令懿皇后嬿婉:夺走的气运还给我 主神系统的救赎 开局忽悠全球移民,我偷走了蓝星 游戏入侵:抢男女主机缘会上瘾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