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赝红落尽碾作尘(“宝石没了”)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原本梁清越也是相中了他的相貌,尤其是眉心恰到好处的一点痣,令他心生欢喜,执意要将刘槿留在身侧。

他记得那天,父亲带着刘槿,坐在床榻之侧,让刘槿跪于榻前,向自己问好。

临平王一边轻抚他湿热的小手,一边指着刘槿说,这个人以后就是你的,往后任你差遣。

梁清越像是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宝物,挣扎着急欲离开床塌,口中喃喃着观音娘娘,张牙舞爪地向刘槿扑去。

见状,刘槿跪地前行几步,头垂得更低了些,任由衣襟已被汗水濡湿的梁清越紧紧搂住自己。

耳边,脖颈全然被滚烫的体温和潮热的呼吸侵占。

这是他的人,是来之不易的活人玩物。

梁清越视若珍宝,恨不得时刻带在身边。

出门时,他要刘槿背负而行;在家时,他要刘槿牵手相伴。

就连沐浴这等私密之事,梁清越也不愿让乳母侍候,只肯让刘槿一人伺候。

大梁天庆三十四年,月朗星稀。

绸带般的柔光铺陈在楼台院落之间,映照在庭院中心的一汪池水,宛如镶嵌在庭院中的银镜,将夜色和星光包揽入水。

刘槿卷起宽大的衣袖,露出一截修韧的手臂。

手持滚云鸢尾花纹的银质浴瓢,舀起一泓清水,余闲的手挡在梁清越的额前,将乌黑的发丝淋上水珠。

清水顺着发梢滑落,闪烁着晶莹的光芒。

梁清越年仅十岁,可相貌初具临平王英朗的面容,加之母亲是梁国峪仁公的小女,生得也是娇柔孤清。

结合两者相貌优点的梁清越,在水光的映衬下更加清朗少年意。

小郎君顽劣,他捧起水花,一捧又一捧地朝刘槿的身上泼去。

水珠飞溅,似乎不将刘槿浑身上下浇个透湿就绝不罢手。

刘槿不敢推搡抗拒,只一手扶住浴桶边缘,以防梁清越不慎翻出,一边不断眨眼,仰头躲避。

细长的颈项抻得高企,侧颈微微凸起,像西域的透明水晶,在水光中闪烁。

梁清越笑得畅快,将手中的水向刘槿的前颈泼去。

水滴如同珍珠般撒在透明的水晶之上,滚落入衣襟。

刘槿的衣物很快便湿透,湿滑的地面上也积出若干小水滩。

他脚下打滑,一个踉跄,终是失去平衡,重重摔倒在地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斗罗大陆色情版 僵尸王的明星美女娇妻们 穿越猎艳从三国开始 妖怪分裂日常 重生之校园风流 男神下海 【剑气】逆袭之我把师兄干碎了 羞耻的教育MF篇 盗墓笔记/镜花水月 潜藏猎物 擎羊异神录(短篇小说集) MAD浪漫歌曲翻译 纯情少年的日常 快穿:将渣女坐实 总裁的美艳特助 蜜恋合奸日志 双向爱情 糙汉屠夫家的小娇妻 这里只有我和少爷【少爷和女仆高H】 城市女巫求生记